>
快捷搜索:

受独立炼油商产量增加提振,今年第三季度中国成品油出口势必会加速

英媒称,中国独立炼油厂的合并计划,是中国日益加剧的炼油产能过剩带来的压力的最新表现,产能过剩引发市场份额争夺战,也让人们等待已久的石油行业开放陷入不确定局面。 英国《金融时报》9月6日以《中国的茶壶炼油厂谋求抱团求生》为题报道称,到2017年底,中国的年炼油产能将达到8.08亿吨,约占世界产能的16%,仅次于美国的逾9亿吨。在接下来的3到5年,行业专家预计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炼油国。同时,自2011年以来,虽然经济增长开始出现放缓迹象,中国的炼油产能却增长了44%,这导致中国精炼油产能与成品油需求之间的差距日益扩大。 中国炼油产能的快速增长,部分归功于规模较小、被称为茶壶的独立炼油厂。许多茶壶炼油厂运营着大型综合工厂,一些主要的茶壶炼油厂现在将合并为一家企业集团山东炼化能源集团。上周,该计划已获山东政府部门批准。 报道称,茶壶炼油厂集中分布在以对民营企业宽容而著称的山东省。两年前,这些炼油厂被正式批准进口原油的时候,人们燃起了这样的希望:这些炼油厂未来会获准在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市场上,与主导市场的中石油和中石化等国有炼油企业自由竞争。 获准进口后,茶壶炼油厂的产量随之增加,使它们得以在过去两年实现在中国市场上所占份额翻番、达到30%。这些炼油厂的市场份额增加,意味着国有石油集团的市场份额减少,后者近年来已花费数十亿升级和扩建自己的炼油厂,为实现产量增加,茶壶炼油厂也背上了沉重的债务。但今年出现了明显的政策逆转,茶壶炼油厂的出口配额被砍掉,它们的产出只能困在国内,对这些炼油厂的进口配额发放也不如去年那么稳定。 报道称,结果是困在国内的成品油库存上升,导致中国两大油企中石化和中石油带头发动了一场罕见的零售价格战,这两家企业正寻求在第四季度获得更高的出口配额。生产煤制油的大精炼厂的产出加剧了供应过剩,这类精炼厂的成本甚至比茶壶炼油厂更低廉。 报道称,这种压力解释了独立炼油厂为什么想要整合,这其中的逻辑是在中国流行的一种说法:比起一群规模较小的市场参与者相互竞争,负债累累的大型冠军企业更可取,新成立的山东炼化能源集团的大额债务可能会成为这些茶壶炼油厂的保护伞,因为它们的存亡将事关银行和地方政府的利益。 茶壶炼油厂大面积倒闭不太可能发生,尽管一些较小的茶壶炼油厂正面临困境。能源咨询机构安迅思副总裁廖娜表示。

记者 陈爱珠

北京11月5日 - 据一份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受独立炼油商产量增加提振,到2020年中国每年过剩的柴油、汽油和煤油产量将较去年水平增加一倍,至近3,000万吨。

[丨有深度的财经媒体]热门财经资讯、股票行情、原油期货、外汇汇率、贵金属投资、国际债市、财经专家解读尽在 /

日前,中国商务部大幅上调2017年第三批加工贸易成品油出口配额,将近第二批配额的三倍,随着出口配额“井喷”,今年第三季度中国成品油出口势必会加速,市场也开始预计今年成品油出口将再创新高,不过对于炼油厂说,这个消息却说是喜忧参半。 此前报道,此次成品油出口配额合计汽柴煤906万吨,其中,配额仍以航煤为主,数量459万吨,占比51%,汽油出口配额197万吨,柴油配额为250万吨。从申请企业来看,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以及中化四家央企获得本批配额,其中下发给中石化的配额居多,在505万吨,占比55.74%。而与之前两批一样,独立炼厂依旧被排挤在外。 截至当前中国已发放了3批次、共计超过3300万吨的成品油出口配额,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去年全年中国共发放4批次成品油出口配额,共计4510万吨。 随着,出口配额“井喷”原因在于国内供应过剩,今年第三季度中国成品油出口势必会加速,近日安迅思中国能源研究总监李莉表示,中国今年汽油、柴油、航空煤油净出口有望从去年的3400万吨增长至3800万吨。 不过对于炼油厂说,这个消息可以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在国内需求疲软、库存过剩的局面可以向海外扩展销路,优的是出口上涨将挤压地区炼油厂的利润。 第三批配额几乎是第二批配额330万吨的三倍,较去年同期亦高出49%。值得一提的是,中石油云南炼油厂和中海油合作集团的惠州第二期炼油厂均将在今年第三季度投产,预示着届时成品油供应将一步过剩。 中国成品在国内需求持续放缓的情况下,成品油出口量的快速增长成为成品油去产能的重要手段,彭博行业分析师指出,这也是为何尽管中国政府在试图减少排放二氧化碳排放下仍决定大幅上调成品油出口配额,即便这势将造成污染。 成品油出口配额话费在加工贸易范畴。获得配额的炼油商也可以在一般的贸易范畴进行出口下。今年以来中国成品油出口配额只下放给国有炼油厂,独立炼厂一直被排挤在外,意味着独立炼油厂为了出口将不得不先把成品油卖给国有企业。 彭博行业分析师指出,此次出口配额回升料将挤压地区炼油厂利润。而炼油厂利润率降低,将无疑导致炼油厂降低开工率,从而导致原油需求减少,从而令油价下跌。 不仅是中国,全球炼油厂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据彭博行业研究2017年年中前景报告称,预计到2021年全球炼油厂开工率料跌至35年最低水平。

北京11月24日 - 消息人士称,政府为降低国内过多供给并推动投资,明年将首次批准“茶壶”炼油厂出口,这样中国将有20%的炼油产能可销往海外。所谓“茶壶”炼油厂,是指中小规模的地方炼油企业。

在中国政府首次允许小型及独立运营的炼油商进口原油,以鼓励竞争和刺激私营部门投资后,这些炼油商势必会产出更多且品级更高的成品油。这种小型、独立炼油厂又称为茶壶炼油厂。

欧佩克乐坏了!中国非国有原油进口提额超1亿吨!

此举将使得东营亚通石化(Dongying Yatong Petrochemical)、盘锦北方沥青燃料有限公司(Panjin Beifang Asphalt Fuel)等“茶壶”炼油厂能够首次进入有利可图的国际市场,也引发了对新一轮过剩柴油和其他成品油将涌入亚洲市场的担忧。

这可能会提振中国的成品油出口,从而拖累已因中东新建大型炼厂供应增加而承压的亚洲炼油利润率。

11月8日,商务部发布了相关文件,明确2018年非国有公司的原油进口允许量设定为14242万吨,近些年来首次超过了1亿吨。这一配额与去年相比提高了63%,这也意味着,中国每年将增加110万桶/日的原油进口量,相当于欧佩克中的阿尔及利亚全国的产量。对于苦心积虑想通过减产提振油价的沙特、俄罗斯等国来说,中国需求的大幅增加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目前只有中国石化(600028.SS)、中国石油(601857.SS)两家大型国有炼厂,以及一些较小规模的国家油企获准出口。

“在原料改善的情况下,他们将能够生产出更高质量的成品油...茶壶炼油厂在中国成品油市场将更具竞争力,”中国石油集团 下属科研机构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在一份报告中说。

图片 1

本文由国际货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受独立炼油商产量增加提振,今年第三季度中国成品油出口势必会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