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第一个问题欧佩克减产协议的退出策略选择,当时沙特试图通过在没有其他国家支持的情况下削减产量来提高价格

第一个问题欧佩克减产协议的退出策略选择。欧佩克以坚持减产的决心,确实部分恢复了石油市场的稳定,并且在最近一次欧佩克会议上,特别是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强有力合作使石油市场大大地恢复了信心。不过,退出策略的细节要在今年年中才能确定,这将给原油市场带来额外的影响,特别是在库存过剩变得越来越小的情况下。要知道,退出减产的策略对于当前的减产是危险的,甚至暗示恢复全面生产可能会让紧张不安的石油交易商感到恐慌,这也正是欧佩克延迟讨论这个话题的原因。不过,到2018年年中,他们将无法避免这个问题。欧佩克可能会选择某种下滑路线,逐步取消减产的限制,结果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相比俄罗斯,沙特更有动力维持减产协议,其石油巨头沙特阿美预计上市,或将受益于更高的石油价格。

给美国带来了海量廉价天然气的“页岩革命”如今又爆发出了第二波“威力”。页岩油产量的节节攀升正帮助美国一步步赶超沙特、俄罗斯,问鼎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之位。 据路透社报道,国际能源署近日预言,最迟到2019年,美国将凭借页岩油产量的爆发式增长成为世界最大原油生产国。 2月27日,IEA署长法提赫·比罗尔在东京的一个活动现场表示:“美国的页岩油产量增长十分强劲,增速非常可观……即便今年无法实现,明年美国肯定将超过俄罗斯成为最大原油生产国。”比罗尔同时强调,根据IEA的预估,未来4至5年内,美国的原油产量将持续攀升,2020年前都不会达到峰值。 事实上,近年来,受页岩油产量不断增长带动,美国的原油产量节节攀升。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最新发布的短期能源展望报告,预计今年美国的原油日产量将保持在1060万桶的平均水平。而早在去年11月,EIA的数据就显示美国当月原油日产量已逼近1004万桶,仅略低于1970年同期创下的纪录,这也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首次。这两个数字都已经超过了沙特当前接近1000万桶的原油日产量。 与此同时,EIA的数据还显示,今年2月的前三周,美国原油日产量均突破1000万桶。EIA预计,到今年年底,美国的原油日产量平均将达到1120万桶。而这又将超过俄罗斯目前接近1100万桶的原油日产量。 随着产量水涨船高的是美国的原油出口量。美国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仅去年11月,美国港口的原油出货量就已经从2013年的10万桶/天,增长至153万桶/天。而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出产的原油如今已经源源不断地输往世界各地,出口目的地甚至包括了传统产油之地中东,在亚洲市场还抢占了不少原属于欧佩克和俄罗斯的份额。 在产量、出口量双双攀升的同时,美国的原油净进口量则在不断下降。彭博社的数据显示,2006年,美国每天的石油净进口量均超过1200万桶;而根据路透社最新汇编的数据,今年2月下旬,美国的原油净进口量已经降至498万桶/天,是自2001年EIA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值。EIA今年初曾预计,照此趋势,美国很有可能在2029年成为石油净出口国。 《金融时报》撰文指出,美国原油产量的不断增长主要是受页岩油产量飙升的推动,这不仅将把美国推上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之位,甚至将撼动整个石油市场并改变能源地缘政治格局。 IEA认为,美国原油产量、出口量双双“爆发”主要是受欧佩克联手俄罗斯削减产量、拉升油价影响。油价网也撰文指出,自欧佩克联手俄罗斯等主要产油国共同削减产量以来,国际油价不断回暖,提升了美国原油生产的积极性。IEA甚至警告称,以美国为首的非欧佩克产油国供应量的增长,很可能会导致全球油市再度出现更严重的供过于求。 不过,面对美国页岩油的“步步紧逼”,欧佩克及其盟友似乎并不紧张,仍在有条不紊地实施原来设定的减产措施。 据合众国际社报道,欧佩克强调将继续“不惜一切代价”来平衡石油市场,并将把减产坚持到今年年底。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2月末表示,“要到2019年的某个时候”才会开始考虑放松减产。“具体时间和方式我们目前还不清楚。”法利赫说,“我希望,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能够在有效的市场监管下成立一个永久的‘超级集团’,从而能够在应对市场状况时快速做出决策。” 据悉,欧佩克与其非欧佩克伙伴将于今年6月重审减产协议,并对油市恢复平衡的进展做出评估。 油价网认为,随着美国原油增产削弱了欧佩克减产的效果,欧佩克及其盟友或将开始考虑是否继续减产,以及是否应该开始捍卫自己的市场份额。 行业咨询机构IHS Markit副董事长丹尼尔·耶金表示:“全球石油市场正在发生改变。曾经有几十年的时间,市场考虑的主要问题是美国石油进口量增长的速度会有多快。但现在,新的格局正在浮现。” 另外,比罗尔也指出,事实上,石油产量增长强劲的还不仅是美国。“加拿大的油砂油、巴西的海上盐下层项目,也将是今后拉升全球石油产量的两个主力。”

尽管如此,其他因素也有利于油价反弹。经过2016年的疲软后,全球经济在2017-2018年间走强,低油价的后续效应提振了石油需求。如今,美国总统特朗普重新对伊朗和委内瑞拉实施制裁,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一直在下降。另一方面,在最佳生产月份里,利比亚的石油产量与储备产能相比有所增加。尼日利亚建立了一个新的深水区,但暴力冲突仍然是是石油生产活动的威胁。阿尔及利亚的石油产量并未受到该国广泛抗议活动的影响,但仍然低迷。伊拉克和哈萨克斯坦是唯一一个选择挑战其指定生产限制的重要生产国,加拿大的阿尔伯塔省因对低油价的担忧而对其产量进行了限制。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周五表示,今年美国原油产量料大幅增加,预计将超过沙特,并逼近俄罗斯原油产量水平。沙特和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两个产油国。  IEA在其备受关注的月度石油市场报告中称,受页岩油行业复苏提振,2018年美国原油产量应会超过1,000万桶/日,达到197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IEA将今年美国原油量供应预期上调26万桶/日,至创纪录的1,040万桶/日,主要原因在于油价近期的上涨。  此外,IEA表示,去年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简称:欧佩克)的14个成员国减产合规率平均为95%。  但IEA称,美国产量抵消了欧佩克上述减产规模的约60%。IEA还表示,美国页岩油行业去年增加60万桶/日,超过所有人预期,主要受油价走高、成本削减、勘探活动增多以及低迷期的增效措施提振。  IEA还称,石油市场明显在收紧。该机构指出,全球石油库存继续下降。  11月经合组织成员国商业石油库存连续第四个月下降,降幅为1,790万桶,但仍较欧佩克设定的过去五年均值目标高出9,000万桶。  IEA还将其2018年石油需求增速预期维持不变,仍为130万桶/日;与之相比,去年原油需求增长160万桶/日。

风电正接近“电网平价”,到了那个拐点它可以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与其他能源竞争。太阳能也形势大好:根据IEA的数据,自2010年以来,太阳能的成本已下降70%,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进展,中国目前占全球太阳能电池制造能力的60%。问题是所有这些增长能够多快转化为电力供应。根据IEA的最新数据,包括水力发电在内的可再生能源仅占全球每日能源供应的5%。这个占比在上升(2016年,太阳能光伏发电能力增长50%),但要真正产生影响,可再生能源行业需要经历一个扩张期,其势头要能与上世纪90年代个人电脑、本世纪初手机的发展相提并论。问题是,该行业仍很分散。多数可再生能源公司规模小、本地化,很多公司资金不足;一些公司的成立是为了获得补贴。要让这个行业全球化、并以能够取代煤炭和天然气所需的规模竞争,必须进行重大变革。接下来这一年,我们将看到该行业是否做好了应对这种挑战的准备。

图片 1

本文由概况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第一个问题欧佩克减产协议的退出策略选择,当时沙特试图通过在没有其他国家支持的情况下削减产量来提高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