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2015年其黑煤产量排在全球第五位,GVK汉科在加力力盆地主要有3个矿山项目

其高品质煤因适用于亚洲新一代高效能、低排放燃煤电厂和炼钢高炉而受青睐

全球领先的能源和资源集团、印度企业GVK汉科澳大利亚煤炭及基建集团(Hancock)总经理保尔。穆德(Paul Mulder)先生在近日参加中国国际煤炭大会期间接受专访时表示,亚洲经济体在未来15年~20年对动力煤不断增长的需求会受到供给面的制约,但澳大利亚将在中国动力煤供应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穆德说:“主要受中国和印度强劲需求的拉动,世界海运动力煤的需求到2030年预计将翻番,达到每年20亿吨以上。” 穆德对澳大利亚的煤炭供应能力为何如此自信? 根据我国外交部数据,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烟煤出口国,已探明的有经济开采价值的黑煤储量为403亿吨、褐煤为300亿吨。煤炭在澳大利亚各州均有分布,但95%以上集中于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 据穆德介绍:“以20年的发展前景来看,昆士兰州的加力力盆地(Galilee)绝对是澳洲目前煤炭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加力力盆地已被探明煤炭储量高达400亿吨。昆士兰州苏拉特盆地(Surat)的煤炭资源也非常丰富,但那里的煤质比较硬,对于发电企业来说,并不是好消息,因为这会抬高成本。还有昆士兰州的博文盆地(Bowen),主要生产冶金煤,已进行了中等开发。另外,新南威尔士州猎人谷(Hunter valley)的煤炭资源也不容小觑,但该地区的煤炭资源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开发。” 穆德介绍说,GVK汉科在加力力盆地主要有3个矿山项目:阿尔法(Alpha Coal)、凯文角(Kevin‘s Corner)、阿尔法西(Alpha West)。其中,前两个煤矿目前已经获得了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审批,在加力力盆地所有的煤矿当中是审批开发程度最超前的。阿尔法矿山为100%的露天矿,目前所知的资源量为18.2亿吨、储量为12亿吨,可供开采30 年左右。预计它将是加力力盆地第一个生产动力煤的矿山,也是世界最大的动力煤矿之一。目前,该矿山涉及的土著权益已协商完毕。EPC承包商已确定名单,并已签署4300万吨的购买意向,预计今年下半年将获得采矿证。凯文角矿山的资源量为42亿吨,也将是世界最大的动力煤矿之一,预计年出口动力煤3000万吨。该矿将进行露天和地下开采,矿山寿命30年。该矿山涉及的土著权益也已协商完毕,预计2014年上半年将取得采矿证。此外,阿尔法西矿山的资源量为18亿吨,预计年出口动力煤为1600万吨~2400万吨,2014年完成融资可研性分析。但目前该矿山尚未确定开采计划。 穆德表示:“GVK汉科已经在加力力盆地获取了80亿吨低灰低硫的优质动力煤储量,阿尔法和凯文角项目预计每年生产6000万吨煤。加力力盆地煤炭资源的开发将媲美纽卡斯尔的煤炭资源。” 穆德称:“GVK汉科希望更多的国际投资者参与到前两个项目的股权分配中,尤其是亚洲国家和中国的投资者。” 我们注意到,确保项目所在地的土著人权益得到关切对于项目进展十分关键。 穆德说,GVK汉科已与当地土著人签署了《原有土地使用协议》,主要条款包括:一是对土著居民的金钱补偿;二是给当地土著居民提供培训;三是对土著居民的文化遗产进行保护,即尊重并保护当地的传统做事方式。另外,上述两个矿山的土地征用程序也已完成。 众所周知,任何一个煤矿项目,无论资源多丰富,只有得到充足的水电供应才能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 据穆德说,GVK汉科在加力力的煤矿项目是澳洲惟一拥有矿山、铁路和港口的一体化项目。目前,GVK汉科正在与澳洲拥有百年历史的、曾经是国有铁路公司的昆士兰铁路公司进行最后的合资协议磋商, GVK汉科将占合资企业51%的股权。这就有利于解决制约煤炭供给的铁路运输难题。而且,该铁路线可以为加力力盆地其他煤炭生产者的出口运输提供便利。 GVK汉科在阿博特港(Abbot Point)已拥有两个码头,还将再建一个吞吐量为6000万吨的3号码头。该码头是澳大利亚最北部的港口以及最接近亚洲的澳大利亚煤港,也是惟一在开发阶段就已取得开始动工所需的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批准的港口。 在水电供应方面,GVK汉科领先于该盆地的其他生产商,已与澳洲国有电力公司达成了商业供应合同。同时,该公司已与项目周边农户建立了农业灌溉用水协议,对农户没有用完的水坝供水进行利用。 穆德自信地说,GVK汉科在澳大利亚加力力盆地的煤炭资源十分适合中国煤炭进口商,尤其是高端用户市场的需求。 其实,GVK汉科已经与一些中国投资者开始进行磋商。“中国投资者之所以对加力力盆地感兴趣,一是因为他们可以从中获得长期稳定的煤炭供应;二是他们看准这是个煤炭储备投资的好机会;三是,这个项目本身的总承包价值大约是100亿美元,是中国承包商的机会;四是,GVK汉科在此的项目可以为中国的设备供应商提供机会。”穆德说,GVK汉科致力于为中国煤炭市场提供长期供应。 当然,除澳大利亚外,中国的煤炭进口国还有很多,如印尼、俄罗斯、美国、蒙古、南非等。那么,澳大利亚又将如何保持其对华煤炭出口的优势呢? 穆德表示:“首先,澳大利亚拥有优质的未开发煤炭资源,可以进行低成本开采。其次,澳大利亚有一批港口和铁路项目可供使用,在煤炭的大规模供应方面具有独特优势。而且,澳大利亚在未来10年将维持现有针对煤炭业的税费水平,甚至会有所降低,同时还将继续保证煤矿较快的开发速度。因此,澳大利亚是所有煤炭资源供应国中政策法规风险最低的国家之一,有助于降低项目开发的不确定性。”

A 资源储量及分布

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丰富,根据WEC统计的数据,2016年澳大利亚煤炭已探明储量为1448.18亿吨,位列美中俄三国之后,占全球煤炭已探明储量的12.7%,其中黑煤储量683.1亿吨,较2015年增长56.87亿吨,增幅约为9%,2015年其黑煤产量排在全球第五位;褐煤储量为765.08亿吨,较2015年大幅增长73%,2015年其褐煤产量仅次于中国,位居全球第二。

澳大利亚煤炭不仅储量大,且发热量高,硫分、灰分较低,另外,埋藏条件良好,开采难度相对较小,露天矿的开采极限是120米,井工矿的开采深度在150500米。据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澳大利亚处于生产运营中的煤矿共有76座,其中黑煤矿72座,褐煤矿4座,另外还有已探明褐煤矿床300余座。

图为各煤炭大国探明储量占全球总量的比重

图为澳大利亚煤炭资源分布

从分布地区来看,澳大利亚95%以上的黑煤资源都集中在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其中新南威尔士州的黑煤储量约占全国总量的34%,而昆士兰州黑煤储量约占全国总量的62%,且以露天矿居多。同时,澳大利亚现有的黑煤运营项目也主要集中在以上地区的Bowen和Sydney盆地。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年末,Bowen盆地煤炭储量为348.08亿吨,Sydney盆地煤炭储量则为272.14亿吨。具体来看,新南威尔士州目前投入运营且规模较大的煤矿主要有Bulga、Hunter Valley、Ulan West、Moolarben、Mount Arthur等矿山;昆士兰州则有Gnooyella、Peak Downs、Saraji、Blackwater、Callide等大型矿山,20162017财年,该地州政府新批复了8个煤矿开采项目,其中有两个属于新开采项目,一个是位于Collinsville的Byerwen煤矿,另一个是Hervey Bay附近的Colton煤矿。

图为新南威尔士州煤矿分布

澳大利亚绝大部分经济可采的褐煤矿位于维多利亚州,而Latrobe Valley地区储量占比超过93%。此外,在维多利亚州的巴克斯马什、阿尔托纳地区和Angelasea地区,南澳大利亚洲的圣文森特、Murray盆地和皮丁加地区,塔斯马尼亚州的Rosevale,西澳大利亚洲的斯卡丹地区以及昆士兰州的Wstrpsrk Creek地区也有小矿藏分布。

B 生产与出口

澳大利亚目前是世界第四大煤炭生产国,煤炭产量仅次于中国、美国和印度。据世界煤炭业协会数据,2015年澳大利亚生产褐煤6540万吨、黑煤44700万吨。澳大利亚褐煤没有出口,全部用于本国火电企业燃烧发电,黑煤是澳大利亚出口量仅次于铁矿石的商品,优质黑煤可用于炼制焦炭,而质量较差黑煤主要用于发电及动力推进。近年来,发达国家着力削减煤炭消费,以抑制全球气候变暖,而亚洲地区需求也低于预期,其中中国下决心减少煤炭使用,而燃煤大国印度也开始转向依赖本国煤炭生产,减少进口量。由于可再生能源的替代效应以及各国政府在环保减排方面的努力,自2011年起全球煤炭消费量同比增速逐步下滑,2015年出现了负增长,到2016年下滑速度有所减缓,重拾升势。与之相对应的是2015年全球煤炭价格创下了近10年来的新低。

图为全球煤炭消费量及增长情况

另一方面,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煤炭生产商却急于扩大煤炭生产和增加出口。就澳大利亚来看,其货币贬值和生产率改进令煤炭商更具成本优势,然而,这却导致煤炭商竞相销货而不是减少产量以稳定煤炭市场价格。据测算,煤炭价格要降到40美元/吨以下才有可能触及澳大利亚煤炭生产巨头的成本线进而减少产量。由于煤炭供应过剩,市场经营环境恶化,大量矿山关闭、煤企破产,连力拓、英美资源这样的煤炭巨头都在加速剥离煤炭业务或资产,导致澳大利亚煤炭生产速度放缓。自2015年起,澳大利亚煤炭产量增速迅速下滑,20162017财年澳大利亚共生产煤炭4.92亿吨,较上一财年产量下降2.5%,出现了负增长的情况。

从煤炭行业的开采投资额来看,澳大利亚煤炭产量的下降恐怕将是一个长期的趋势,从2010年起,澳大利亚的煤炭开采投资额总体呈现不断下行的态势,2016年是一个低点,2017年起投资额虽然略有回升,但是由于回升幅度较小,再加上煤矿从投资建设到生产需要较长的周期,因此未来23年内澳大利亚煤炭产量持续下降可能性较大。

尽管2016年澳大利亚煤炭出口金额被旅游业出口金额赶超,但澳大利亚仍然是全球最大煤炭出口国,20162017财年澳大利亚煤炭出口量为3.79亿吨,比上一财年减少937万吨,下降2.4%,其中动力煤出口2.02亿吨,同比增加169万吨,上升0.8%;炼焦煤出口1.78亿吨,同比减少1106万吨,下降5.9%。在近几年全球煤炭消费总量及增速双双下行的背景下,澳大利亚煤炭出口亦难独善其身,虽然总量变化不大,但增速呈现不断下降趋势。

昆士兰州有四大港口:布里斯班港、海波因特港、格拉德斯通港、阿博特波特港,主要的煤炭出口港口为海波因特港和格拉德斯通港。昆士兰州有五大煤炭铁路运输系统:Newland、Goonyella、Western system 、Blackwater和Mora,2011年以前昆士兰的铁路运力不足,制约了当地的煤炭出口,自2012年起昆士兰州陆续对铁路系统和港口进行升级改造,运输瓶颈逐步打开。新南威尔士州主要的煤炭港口为纽卡斯尔港和肯布拉港,其中拥有217年历史的纽卡斯尔港是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港口,是澳大利亚第二大港口,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现代化煤炭港口,全年365天24小时不停歇运作,2016年港口吞吐量为1.68亿吨,煤炭吞吐量1.61亿吨,同比增长1.90%,占港口吞吐总量的96%。新南威尔士州的煤炭运力相对充分,绝大多数煤炭运输通过铁路系统,仅少量采用汽运,Asciano是当地最大的铁路运营公司,占据新南威尔士州煤炭运输市场70%以上的份额,主要负责为Hunter Valley地区煤矿提供铁路运输服务。总的来说,随着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通过铁路运输系统及主要港口升级,配备了充足的煤炭铁路运力及较强的港口货物吞吐能力,为澳煤的大量出口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本文由概况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2015年其黑煤产量排在全球第五位,GVK汉科在加力力盆地主要有3个矿山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