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德国自由民主党因分歧退出了组阁谈判,虽然德国正努力向可再生能源转型

将诸如自动驾驶、互联驾驶等电子创新应用在所有交通工具上。

虽然德国正努力向可再生能源转型,太阳能和风能发电量在全国发电量的比重超三分之一,风力发电机发电量今年将首次超过煤炭的发电量。然而,由于市场运作方式的原因,煤炭价格处于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将推动电价六年来的首次走高。

据德国可再生能源协会BEE最新数据,2017年上半年,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达35.1%,提前3年完成目标。2016年上半年,德国可再生能源比重为32.7%,2015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为30.8%。

摘要: 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牙买加联盟”)之间的组阁谈判,由于涉及气候、难民接纳和欧元政策重点问题胶着不下,德国自由民主党因分歧退出了组阁谈判。默克尔 资料图海外网11月20日援引法新社最新消息,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牙买加联盟”)之间的组阁谈判,由于涉及气候、难民接纳和欧元政策重点问题胶着不下,德国自由民主党因分歧退出了组阁谈判。报道称,自由民主党退出组阁谈判,意味着谈判破裂,可能导致德国重新大选,默克尔四连任前途未卜。《华尔街日报》称,默克尔如果能够说服社会民主党加入联盟,则可能避免重新大选。默克尔原本设定17日为达成协议原则的最后期限,目标圣诞节前产生新政府。她早在16日对记者表示,组阁谈判的政党在部分政策议题上“立场非常不同”,然而她“相信(协商)能够成功”。然而,“牙买加联盟”在谈判的最后一晚未能取得进展,因此各方不得不同意将谈判暂停。一个多月过去了,保守的基民盟/基社盟和其他两个合作党派一直在努力,就能否组建一个可行的联合政府做出决定。他们结束试探性会谈的最后期限是17日上午,这也是正式谈判的前兆。但是没想到,最后却要因为冲突不得不暂停。据了解,这些政党的政策立场南辕北辙,从移民、气候保护到欧洲联盟(EU)改革等议题意见相左,因此结盟相当尴尬。他们之所以需要协商结盟,是因为9月大选无法产生决定性政府。当时极右派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吸引到数以百万计选票,导致默克尔的势力遭到严重削弱。德国明镜周刊早前报道指出,若保守派、绿党和自由民主党无法结盟,将避免不了重新选举。默克尔所在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之间的结盟之所以叫“牙买加联盟”,因为牙买加国旗颜色正好是代表基民党、自民党与绿党的黑、黄、绿3色。这类结盟尚未在德国全国政府层级出现过,因此所有人都在猜,这样的政府会多稳定。英国《卫报》报道称,这样的联盟此前只出现在地区层级。《卫报》报道称,过去几周,德国国内的政治讨论主要集中在不同党派的政策上,但人们可能很快会把注意力转向默克尔本人,讨论她是否还有足够权力团结起一个强大的政府。

在此之前的版本中曾表示,德国只能在几年之后达到2020年的目标。这一表述被德国国内和国际媒体广泛报道。许多报告认为,这意味着德国不再是气候方面的领袖。

德国组阁谈判进程缓慢,各党在难民限额、气候问题和能源政策等关键议题上分歧难解。但是默克尔所在联盟与其可能的结盟党至少在有一点上还是持一致意见的,那就是:必须限制煤发电。在德国,可再生能源电力补贴由民众承担。据悉,民众为屋顶上的太阳能板、海上风力发电场、电网以及巨型电池已经支付了6500亿欧元(7700亿美元)的补贴。尽管如此,德国仍然无法达成其2020年二氧化碳减排目标。

对此,德国电网运营商给出了解决方案,向德国消费者征收的附加费将于明年降低1.3%。根据可再生能源法案,征收的附加费将从2017年的6.88欧分/千瓦时降至2018年的6.792欧分/千瓦时。

持续资助国家柴油论坛。

Energieunion GmbH的一位贸易商Steffen Gursinsky表示:“只要继续用煤,发电厂不关闭,天然气和煤炭仍将是德国电价的主要影响因素。如果明年煤炭价格上涨趋势继续下去,电力价格也将随之上涨。”

有分析称,默克尔之所以对淘汰煤炭含糊其辞,是因为煤炭是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谈判的重要议题。绿党希望立刻关停20座污染最严重的燃煤电厂,将煤电减少10兆瓦,并大规模地关闭煤矿,进而在2030年彻底淘汰煤炭;联盟党虽然支持退出煤炭,但在细节问题上没有明确目标;而自民党的立场则与绿党矛盾,认为短期内大幅削减煤电会影响能源供应,造成价格波动和失业。

尽快制定缩小(现状)与2020年气候目标之间差距的措施;

欧洲煤炭价格上涨28%,而德国电力价格今年预计将出现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上涨。

近年来,欧洲多国相继加入淘汰煤炭的大军,法国、英国和意大利都决定到2025年全面关停燃煤电厂,芬兰则提出要在2030年全面禁止煤炭的燃烧使用。

举办竞标会,在2019年和2020年建立四家十亿瓦特的离岸风力发电厂、十亿瓦特的太阳能发电厂以及海上发电厂,减少800-1000万吨二氧化碳温室气体的排放,以促进2020年目标的达成。

此外,德国对褐煤这一化石燃料的依赖仍然较高,而褐煤是所有化石能源中污染最严重的。德国能源转型方面专家Craig Morris与Arne Jungjohann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可再生能源也只是少量挤占了化石能源电力的需求。根据资源价格,主要是天然气,其次是硬煤。德国尚无具体的政策增加天然气减少褐煤的使用。除非这种情况改变,否则20年代中期以前,现存火电机组对褐煤的需求可能不会大规模减少。

相比弃煤和减排,能源转型另一核心目标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将达80%,似乎有望实现。

交通方面的协议:

德国新建的风电厂、太阳能电厂以及水电厂将使德国今年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再创记录,但这却仍然无法动摇煤炭这种“肮脏能源”在德国经济中缩依然起到的举足轻重作用,尤其讽刺的是,德国政府关闭核电厂的决定将令其对煤炭的需求不减反增。

另外,在德国可再生能源电力补贴由民众承担。《华尔街日报》报道指出,2000年到2015年期间,企业和家庭大约增加了1250亿欧元的电费,来补贴可再生能源,德国由此成为欧洲电费负荷最重的国家之一,电费约为36美分/千瓦时。

根据协议,德国明确不再推迟2020年的气候目标,加快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生产,开始逐步取消ink" >煤炭发电。这与此前流出的版本内容相反。德国曾设定目标,将于2020年之前,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40%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德国环境部日前发表声明称,由于燃煤电厂与交通领域的二氧化碳排放居高不下,德国到2020年比1990年碳排放下降40%的能源转型目标将难以实现,预计下降幅度仅为32%。

推动储存科技相关行业的大力发展。

德国环境部日前发表声明称,由于燃煤电厂与交通领域的二氧化碳排放居高不下,德国到2020年比1990年碳排放下降40%的“能源转型”目标将难以实现,预计下降幅度仅为32%。

既然煤炭是导致二氧化碳排放量回升的主因,外界对德国弃煤的呼声便一浪高过一浪。美国纽约州前州长、彭博社创始人迈克尔˙布隆伯格在波恩气候大会前夕呼吁默克尔尽早出台淘汰煤电时间表。

在牙买加联盟的谈判中,绿党最初坚持应该在2030年之前结束内燃机的使用,但是后来立场逐渐软化了。而在如今保守派和社会民主党达成的协议中,甚至都没有提及禁止内燃机汽车进行注册。

根据德国Fraunhofer太阳能系统研究机构(ISE)网站上的数据,截止上周四(12月14日),今年可再生能源在德国的电力需求中达到了创纪录的38%。尽管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德国远未达到全部使用可再生能源。欧洲发电厂仍然严重依赖煤炭。

绿色和平组织全球总干事詹妮弗˙摩根在波恩气候大会上指出,如果德国不退出煤电,那么能源转型成果就会付诸东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发言人也表达了对德国是否弃煤的关注。

本文由概况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德国自由民主党因分歧退出了组阁谈判,虽然德国正努力向可再生能源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