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页岩油已经占到加国总石油产量的8%,所以页岩气和致密油产量的增长会首先影响OPEC国家的行为

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之一,俄罗斯在全球石油供给中占比约为13%,由于页岩油相对技术上要求高且投入巨大,目前还几乎没有页岩油的贡献。与此同时,俄罗斯的常规油气正呈现着不断下降的趋势,现有的大型油气田大都是在1960-1970年代之间发现的,老化严重。

加拿大页岩革命最显著的标志在于,油气投资商由长周期的油砂投资转向短周期的页岩油气项目投资。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援引伍德麦肯兹咨询公司的调查显示,页岩油气总投资将从2017年的75亿美元增至2018年的100亿美元,大约占到油气资源集中的加拿大西部地区总投资的44%。页岩油气区块的投资,可能在2018年首次超过油砂的投资。预计油砂的投资将从2017年的100亿美元降至2018年的81亿美元。

“我们在二叠纪盆地学到的一些事情,或许适用于Montney,反之亦然,”Yost表示。

英国石油公司在最新发布的《2030世界能源展望》中指出,2030年世界能源消费总量将比现在高出36%.增长将主要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增量的93%。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天然气的消费增速最快,达到2%,届时将形成石油、煤炭和天然气三足鼎立之势。

过去几年,北美页岩油气(页岩油在美国也称“致密油”)的发展让世人惊叹,也让大家意识到了非常规能源的极大潜力。 英国石油公司在最新发布的《2030世界能源展望》中指出,2030年世界能源消费总量将比现在高出36%。增长将主要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增量的93%。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天然气的消费增速最快,达到2%,届时将形成石油、煤炭和天然气三足鼎立之势。 但我们仍有不少问题亟待回答,例如非常规油气是否能保持乐观的前景?致密油将对国际能源格局和国际油价产生怎样的影响?中国的空气污染问题将怎样解决? 为此,记者专访了该报告的主持人、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多夫·鲁尔博士,并与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鲁尔博士对非常规油气保持乐观,并特别指出自由市场准入和竞争等地上因素,决定了北美成为世界非常规油气开发的成功者。 石油、煤炭、天然气将三足鼎立 在BP的展望中,到2030年,全球80%的燃料仍是化石燃料。其中增长最快的是可再生能源,但其基数较低,到2030年也只占到能源消费总量的6%,其中0.5%是用在交通运输行业,1.5%用在发电行业。 从能源行业的发展趋势看,有一种结构性转变。首先,石油的消费占比不断下降。1973年,石油占据了全球一次能源消费的半壁江山,但是石油危机后,石油的使用逐渐专门化,尤其是发电行业逐渐改用燃煤和燃气发电,使得石油的消费占比越来越小。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前,天然气所占的份额为15%,但其消费量一直保持增长势头。主要原因是天然气的获取变得更加方便,可以通过液化天然气(LNG)的方式在全球流通,同时使用天然气的领域也越来越多,其在工业、加热、发电等行业都获得了广泛应用。 在我们的展望中,石油依然是主要的能源消费类型,但其增速相对缓慢,年均增速为0.8%。天然气的增长最为迅速,可以达到2%。有意思的是,如果预测正确,人类历史上将首次出现没有一种能源消费能占主导地位的情况。 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历程,我们总有一种主导性的消费能源,最先是木材,然后是煤炭,之后是石油。现在全球贸易的实现,使得能源流动打破了地域限制,可以进行自由的买卖,而且全球范围内的能源消费结构也逐渐趋同。 到2030年左右,石油、煤炭和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都将达到27%~28%。 当前致密油开采的成本大概在45~65美元/桶,这比加拿大油砂的开采成本要低。目前为止,致密油的供给方面有两点给我们带来了惊喜:一是产量周期要长于我们的预期,二是钻井的活跃程度很高。当然,钻井数目将对产量的不断提高构成限制。不过现在致密油仅来自一些页岩气田和巴肯的油田,将来我们也可以将这些技术用于老油田的增产上。其他地区的致密油也有可能加入生产梯队中。我们对未来的情况预期可以说乐观多于悲观。 致密油和页岩气生产的特征、产量都已经对全球能源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在2004年到2007年间,美国石油净进口量是1200万桶/天,但在去年这个数字是750万桶/天,今年还会再减少150万桶/天,这意味美国已经把净进口数量减少了一半。对美国石油进口减少的贡献,有三分之二来自国内非常规油气产量的增加,三分之一来自国内能源总体消耗水平的下降。 我们还可以看到,在过去五年时间,全球油气产量增长的主要贡献并不是来自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国家,而是来自美国和加拿大,这些增量源自技术创新所导致的能源供应类型的增加,例如美国的致密油、页岩气、深海油气和加拿大的油砂。 致密油和页岩气的生产对全球能源行业会产生比较重大的启示和影响:首先是对油气价格产生长期影响。众所周知,在石油定价体系中,OPEC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所以页岩气和致密油产量的增长会首先影响OPEC国家的行为。我们认为OPEC国家将会采取一些措施,例如削减产量,以使国际油价保持一种平稳的状态。 在下个十年里,全球能源供应的增长主要将来自于非常规油气,例如致密油、页岩气和油砂。到2030年,75%的净增长将来自于这三种能源。这意味着我们对OPEC并没有太大的需求,OPEC需要调节自己的产能,其闲置产能将从现在的300万桶/天,增加为2015年的600万桶/天,这将是1980年以来最高的闲置产能,市场将承受巨大的库存增长。此时OPEC组织的纪律将变得尤为重要。2020年之后,市场对OPEC的需求才会出现增加,此后其闲置产能才可能正常化。这是我们认为最有可能出现的情景,所以我们预计未来油价会下降。 2013年或者2014年,美国、俄罗斯、沙特三国的石油供应量将占全球三分之一,其石油产量均在1000万桶/天以上。不过美国和俄罗斯的油气公司私有化程度很高,所以不会有什么闲置产能。闲置产能基本都由沙特承担。 事实上相对于其他机构,我们对致密油产量的预测还是相对保守的,如果出现更为乐观的情况,那么OPEC国家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自由竞争决定了北美的成功 人们可能会认为因为美国和加拿大本身储存着这两种能源类型,所以才得到大量开发。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委内瑞拉的油砂储量比加拿大高,中国的页岩气储量也很高,但过去10年油价高企,这些资源并没有得到开发。在深海开采方面,墨西哥和美国毗邻,但也没有出现美国的情况。美国和加拿大非常规油气资源之所以得到大发展,原因在于其油气领域是开放的,鼓励竞争。竞争则会带来技术的革新和突破,由此产生油气开采革命。 简而言之,自由的市场准入、竞争的状态、投资环境以及财政政策等地上的因素,而非地下资源因素,决定了北美成为世界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的成功者。 资源储量的多少和未来产量的相关性并不是最不可靠的,政治和政策因素才是最大的变量。致密油和页岩气分布在各个区域,未来的发展主要取决于各种地上因素。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特殊情况,俄罗斯一直反对页岩气开发,中国虽然表示很积极,但是中国没有开放的竞争环境,欧洲也有不同的声音,例如法国禁止水力压裂技术。将来如何减少不确定因素,取决于各个国家在政策导向方面做出的举措。 中国到2030年会成为第一大能源进口国,中国80%的石油和60%的天然气需要靠进口来满足。欧盟对外部能源供应的依赖同样很大,而且这种状况会一直持续。但美国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美国已经实现了煤炭出口,天然气出口也将很快成为现实,未来美国只需要维持20%左右的石油进口,就可以满足国内的一次能源需求。 在过去五六十年里,我们都认为中东是全球能源中心,是全球油气的主要产地。但能源地缘政治格局正发生变化,OPEC国家为中国和欧洲供应的石油已经远远超过为美国所提供的数量。我们可以预测,当中东出现地缘政治危机时,美国完全可以选择不为中东大动干戈,通过从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就可以满足自己的需求。 目前两种新能源的开发已经对美国就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全球经济最大的问题本来是美国的财政赤字和中国的贸易顺差。美国的能源进口占其赤字中商品和服务的60%,如果实现“能源自给”后,这一赤字将消失。中国会增加能源进口,贸易顺差会减少。欧洲和中东能源贸易顺差的情形也会发生变化,从整体上看,对全球经济会有好的影响。 高油价对我们的预测会产生影响。将2007~2011年的均价对比10年前(1997~2001年)的均价,我们发现石油价格高出了220%,煤炭高出了140%。 在需求方面,高油价导致能源强度(生产单位GDP所消耗的能源)大大降低,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在供应方面,市场通常会产生两种反应,一种是长期走高的价格产生更多的供应,另一种是导致更多的革新,产生出更多的能源供给类型。 未来十几年间,由于能源强度不断下降,可以抵消一部分能源增长需求。常规能源的供应量会因高油价而增加。此外,技术革新还会产生新的能源类型,例如致密油和页岩气就是有力的补充。 我们预计,到2030年全球能源供应增长的60%将来自原有能源的增产,其余40%则由包括致密油、页岩气和可再生能源等新能源类型所贡献。 在经济发展和工业化过程中,环境问题无法避免,尤其对于中国这样高速发展了30多年的经济体而言。空气的污染主要还是来自于工业生产和燃煤发电,而非尾气排放。如果要改善空气状况,我们需要降低工业生产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就像是发达经济体所经历的那样。 我们要考虑到遏制污染的迫切性,但是又不能妨碍经济发展,这并不容易。从长期数据统计中更可以看出,如果我们提高能源价格,能源的效率就会上升。此外,我们可以考虑选择替代性燃料,目前中国主要能源是煤炭。如果在一些法规政策上做得到位,一些企业会采用更加清洁的能源。我们需要一些政策调控来实现能源消费需求的转变。

为提高国内开采页岩油的动力,俄罗斯政府为相关企业提供了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并鼓励企业与科研机构合作,重点开发技术。在政策引导下,俄罗斯第四大石油生产公司Gazprom Neft将发展重点从与荷兰皇家壳牌集团的合作转向了推进巴热诺夫页岩区页岩油开采的新技术,并计划在下一个十年开始商业生产。2025年巴热诺夫页岩油将可以弥补俄罗斯油气总产量的2.5%。该公司负责人表示。

在全球范围内页岩油气的投资亦呈现着一定幅度的增长,其中美国增长幅度最大。金融数据提供商Preqin的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私募股权公司已经向能源相关交易投资了多达202.6亿美元,同比增长36%。IEA预计,2010-2025年美国产出将增加800万桶/日,美国从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转变为石油净出口国。

天然气市场供应过剩导致价格低迷阻碍了开发,另外,这些偏远油田的额外运输成本以及有限的管道运输能力也影响了油田的开发。这使它们更难与美国东北部的Marcellus等页岩油田竞争。

资源储量的多少和未来产量的相关性并不是最不可靠的,政治和政策因素才是最大的变量。

界面新闻消息,受常规油气资源的持续萎缩及美国页岩油气的冲击,俄罗斯正试图复制美国页岩热潮,使得原油最主要的生产基地来自于页岩油田。

中国选择大力发展的是页岩气。据中国国土资源部的数据,国内页岩气地质资源潜力134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潜力25万亿立方米,超过美国的页岩气储量,位居世界第一。国家能源局在印发的《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提出,在五年期间大幅度提高页岩气产量,到2020年力争实现页岩气产量300亿立方米。

然而,这些困难并未让产油商停止在该地区圈地。由于外界纷纷去购买Duvernay East Shale Basin的土地,去年艾伯塔省油气区块的售价创下2014年以来最高。

记者:巴肯盆地的一些石油公司对致密油的生产前景并不乐观,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在俄罗斯一步步踏向页岩油生产的同时,加拿大在悄悄地进行着一场页岩革命。

俄罗斯政府依然坚持将重点放在新的常规项目和原苏联时期的油田上,减少收益来提高产量,这依然是阻止俄罗斯的产量下降的最重要举措。

钻探商在两个油田均面临挑战,因为两个油田都离主要市场较远,但它们的潜在高储量是毋庸置疑的。

在我们的展望中,石油依然是主要的能源消费类型,但其增速相对缓慢,年均增速为0.8%.天然气的增长最为迅速,可以达到2%.有意思的是,如果预测正确,人类历史上将首次出现没有一种能源消费能占主导地位的情况。

美国页岩油对国际油价的持续撼动,让欧佩克成员国和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陷入了危机感的同时,也试图复制美国页岩油气热潮。

为提高国内开采页岩油的动力,俄罗斯政府为相关企业提供了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并鼓励企业与科研机构合作,重点开发技术。在政策引导下,俄罗斯第四大石油生产公司Gazprom Neft将发展重点从与荷兰皇家壳牌集团(Shell Group of Companies)的合作转向了推进巴热诺夫页岩区页岩油开采的新技术,并计划在下一个十年开始商业生产。“2025年巴热诺夫页岩油将可以弥补俄罗斯油气总产量的2.5%。”该公司负责人表示。

加拿大能源官员如今倚赖页岩油来吸引新的投资。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前,天然气所占的份额为15%,但其消费量一直保持增长势头。主要原因是天然气的获取变得更加方便,可以通过液化天然气的方式在全球流通,同时使用天然气的领域也越来越多,其在工业、加热、发电等行业都获得了广泛应用。

此外,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Rosneft与英国石油巨头BP签署合作协议,该协议主要勘探目标为俄罗斯中部Volga-Urals地区的难以开采的页岩油。在此项协议中,Rosneft将持有新合资公司51%的股权,BP持股剩余的49%。

在页岩油储量方面,俄罗斯与美国不相上下,同时具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据美国能源部信息署发布储量报告显示,俄罗斯在全球的页岩油储量持平于美国的750亿桶,约占全球总量的22.3%;中国的页岩油储量排名第三,为30亿桶;加拿大的页岩油储量排名第十,约为9亿桶。

资料图片:2014年9月,加拿大阿尔伯塔省,Fort MaMurray附近Suncor Fort Hills新油砂矿建设工地。REUTERS/Todd Korol

简而言之,自由的市场准入、竞争的状态、投资环境以及财政政策等地上的因素,而非地下资源因素,决定了北美成为世界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的成功者。

中国选择大力发展的是页岩气。据中国国土资源部的数据,国内页岩气地质资源潜力134万亿立方米,可采资源潜力25万亿立方米,超过美国的页岩气储量,位居世界第一。国家能源局在印发的《页岩气发展规划》中提出,在五年期间大幅度提高页岩气产量,到2020年力争实现页岩气产量300亿立方米。

国际能源署9月13日在石油报告中表示,今年加拿大石油出现强劲增长日产量预计将增加29万桶/日,2018年将达到495万桶/日,预计在未来几年内其产量增速将在主要产油国中排名第二。

雪佛龙去年11月宣布了位于Duvernay的首个加拿大页岩开发项目。公司发言人Leif Sollid称之为北美地区最具有前景的页岩油机会之一。康菲石油国际生产及探钻项目部门副总裁Al Hirshberg去年11月时则表示,Montney地区有可能给公司带来可观的产出和现金流。

日报:致密油会对国际油价产生影响吗?

其中占地面积100万平方公里的巴热诺夫页岩区,估计含有超过1.2万亿桶页岩油的含量,页岩油资源非常集中,以现有技术能够开采的大约有740亿桶,相当于美国最大页岩油产区巴肯页岩区可开采量的10倍。

美国页岩油对国际油价的持续撼动,让欧佩克成员国和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陷入了危机感的同时,也试图复制美国页岩油气热潮。

加拿大石油企业和全球石油巨头正在加大马力勘探Duvernay和Montney地层,他们称这些地层或可匹敌储量丰富的美国页岩油田。

鲁尔:我个人认为,这其实是一个权衡的问题。在经济发展和工业化过程中,环境问题无法避免,尤其对于中国这样高速发展了30多年的经济体而言。空气的污染主要还是来自于工业生产和燃煤发电,而非尾气排放。如果要改善空气状况,我们需要降低工业生产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就像是发达经济体所经历的那样。

俄罗斯的传统油田正面临着衰退,需要在未来十年建立新的油田。《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指出,俄罗斯政府非常依赖石油和天然气,油气带来的收入占联邦预算收入的约1/3。

“俄罗斯的传统油田正面临着衰退,需要在未来十年建立新的油田。”《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指出,俄罗斯政府非常依赖石油和天然气,油气带来的收入占联邦预算收入的约1/3。

**潜力“绝对巨大”**

鲁尔:人们可能会认为因为美国和加拿大本身储存着这两种能源类型,所以才得到大量开发。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委内瑞拉的油砂储量比加拿大高,中国的页岩气储量也很高,但过去10年油价高企,这些资源并没有得到开发。在深海开采方面,墨西哥和美国毗邻,但也没有出现美国的情况。美国和加拿大非常规油气资源之所以得到大发展,原因在于其油气领域是开放的,鼓励竞争。竞争则会带来技术的革新和突破,由此产生油气开采革命。

本文由联系我们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页岩油已经占到加国总石油产量的8%,所以页岩气和致密油产量的增长会首先影响OPEC国家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