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就浓缩在位于墨尔本的澳华历史博物馆这一座小楼里

  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拥有这个国家最古老的唐人街。年过八旬的百瑞⋅世英就住在距墨尔本市中心20多公里的布莱克罗克小镇。

新华社悉尼7月5日电 通讯:寻访赴澳第一位华人的后世记忆

跨进博物馆的红漆大门,仿佛走入另一个时空,一份份资料、一件件展品,将参观者带回200年前华人移民刚刚登陆澳大利亚时的情景。1985年,澳大利亚华人团体创立了这一非营利机构,用于记录、收集、保存和研究华人及其后代在澳大利亚的历史文化以及中澳关系形成的历史渊源。其中,常设展览包括展示早期华人在澳生活的历史文化展、讲述淘金时期华工生产和生活的“淘金展”和充满浓郁中国风的龙馆。”澳华历史博物馆主席区镇标说,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华人的历史文化,了解华人对澳大利亚的贡献。今年是华人移民来澳200周年,博物馆正在筹备一个特别展,寻找100名有代表性的华人,讲述华人故事,介绍华人风貌。

图片 1

  澳华历史博物馆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唐人街上一个独特的旅游景点,由东·邓斯坦倡议修建,通过各种方式展现了澳大利亚早期华人移民的艰苦生活和创业历程。

  从他的面孔上,已很难看出中国血统的痕迹。实际上,他的曾祖父麦世英正是有记载的最早来到澳大利亚的华人移民之一。

新华社记者郝亚琳

华人;澳大利亚;澳华历史博物馆;文化;展览;移民;唐人街;华工;了解;淘金

位于墨尔本唐人街的澳华历史博物馆。 归清 摄

图片 2图片源于网络

图片 3

距离墨尔本市中心20多公里的布莱克罗克是一个典型的澳大利亚小镇,80多岁的巴里·世英就住在这里。

在澳大利亚最古老的唐人街——墨尔本唐人街深处,隐藏着一栋五层红砖小楼,澳华历史博物馆就坐落在这里。

墨尔本7月3日电 题:探访澳华历史博物馆:让更多人了解澳大利亚华人的历史文化

  1818年,来自广东的麦世英在杰克逊港下船,成为有记载的最早一批来澳华人中的一员。其后,淘金热在维多利亚州出现,越来越多的华人驻足这块土地。华人来澳200年的奋斗历史,就浓缩在位于墨尔本的澳华历史博物馆这一座小楼里。

图为百瑞⋅世英在家中回忆自己的父亲马丁⋅世英(2018年6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白雪飞摄

从他的面孔上,已经很难看出中国血统的痕迹,但实际上,他的曾祖父麦世英正是有记载以来最早到澳大利亚的华人移民之一。

跨进博物馆的红漆大门,仿佛走入另一个时空,一份份资料、一件件展品,将参观者带回200年前华人移民刚刚登陆澳大利亚时的情景。

记者 陶社兰

  “设立澳华历史博物馆,就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澳大利亚华人的历史文化,了解华人对澳大利亚的贡献。”博物馆副主席王兴乡告诉记者。

  他来自中国:“诚实、受人尊重的品格”

根据现存资料,麦世英于1796年出生于广东。1818年,刚刚20岁出头的麦世英搭乘“月桂号”轮船,以“自由移民”的身份抵达悉尼的杰克逊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只身一人远渡重洋,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来到澳大利亚之后,麦世英很快熟悉了这个陌生的国家,并扎根下来。

1818年,来自广东的麦世英在杰克逊港下船,成为有记载的最早一批来澳华人移民中的一员。19世纪50年代,伴随着淘金热,不少华工出现在澳大利亚的金矿里。现在,澳大利亚的华裔人口已超过100万,中文仅次于英文成为澳大利亚使用人数第二多的语言。

1818年,来自广东的麦世英在杰克逊港下船,成为有记载的最早一批来澳华人中的一员。其后,淘金热在维多利亚州的出现,越来越多的华人驻足这块土地。华人来澳200年的奋斗历史,就浓缩在位于墨尔本的澳华历史博物馆这一座小楼里。

  其实王兴乡本人,就是当年淘金者的后代。1857年,他的曾祖父从罗布上岸,步行500多公里到达维州的金矿场。

  在墨尔本唐人街深处,隐藏着一栋五层红砖小楼,澳华历史博物馆就坐落在这里。跨进博物馆的红漆大门,仿佛走入另一个时空,一份份资料、一件件展品,将参观者带回200年前华人移民刚刚登陆澳大利亚时的情景。

从杰克逊港沿帕拉马塔河逆流而上,不多时就能到达悉尼以西20多公里的帕拉马塔。在这里,麦世英度过了人生中的重要阶段。他在农场做过木匠,因为工作出色而得到雇主首肯。他的其中一位雇主——当时很有声望的地主和商人约翰·布拉克斯兰还给他写过推荐信,形容麦世英“有着诚实、受人尊重的品格”。正是由于雇主和朋友们的帮助,麦世英得以在帕拉马塔买卖土地,并在当地经营过小酒店。后来,他不仅拥有了自己的房舍,还雇了两名仆人。

澳华历史博物馆的设立,正是缘于华人数量和影响力的增加。1985年,澳大利亚华人团体创立了这一非营利机构,用于记录、收集、保存和研究华人及其后代在澳大利亚的历史文化以及中澳关系形成的历史渊源。

图片 4澳华历史博物馆的千禧龙巡游盛况。 归清 摄

  王兴乡说,200年来,华人对澳大利亚的付出与其他族裔是相同的。缘于华人数量和影响力的增加,建立一间华人博物馆的想法得到多方认可。1982年,维州旅游局刚成立,局长东·邓斯坦极力倡导文化多元性,提出对唐人街的系统开发和保护建议,得到墨尔本市政府、维州政府和华人社区的响应。维州政府拿出一座建筑——原来是剧场的仓库和后台,翻修成为如今的澳华历史博物馆。

图片 5

1823年,麦世英和爱尔兰移民萨拉·汤普森结婚。19世纪30年代初,麦世英曾回到中国,待了约5年,又再次返回澳大利亚。这时,汤普森已经去世。这段婚姻给麦世英留下了4个儿子,其中二儿子乔治·休奇·世英的孙子就是巴里·世英。

博物馆分为常设展览和不定期更换的非常设展览。其中,常设展览包括展示早期华人在澳生活的历史文化展、讲述淘金时期华工生产和生活的“淘金展”和充满浓郁中国风的龙馆。目前,博物馆共收藏8000余件展品。

“设立澳华历史博物馆,就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澳大利亚华人的历史文化,了解华人对澳大利亚的贡献。”博物馆副主席王兴乡(Mark Wang)告诉记者。

  1985年11月,维多利亚州成立150周年之际,澳华历史博物馆首次对外开放。从那时起,王兴乡就成了博物馆的志愿者,一直做到现在。

图为澳华历史博物馆正门(2018年6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白雪飞摄

由于父亲早逝,巴里·世英对祖上并没有太多了解。就连自己的曾祖父是麦世英这件事,也是他的一位远房亲戚温瑟姆·多伊尔告诉他的。

中式风格十足的家具摆设、写着汉字的招牌匾额,无不体现出在澳华人的民族根源;而身着西式服装的婚纱照、当地报纸的新闻报道则展示出华人融入澳大利亚社会的努力。

其实王兴乡本人,就是当年淘金者的后代。1857年,他的曾祖父从罗布上岸,步行500多公里到达维州的金矿场。生于1952年的他,不会说中文。

  位于博物馆地下一层的“淘金展馆”,生动地再现了百年前淘金热这一段历史。一幕幕真实的生活场景,如1857年的香港港口,漂洋过海而来的汽船,阿张卖店里的粤式食物,关公庙里的求签,矿区帐篷剧场的粤剧演出,让参观者身临其境,感受到当年华人矿工筚路蓝缕的生存状态。

  根据现存资料,麦世英1796年出生于广东。1818年,刚二十出头的麦世英搭乘“月桂号”轮船,以“自由移民”身份抵达悉尼的杰克逊港,成为有记载的最早一批来澳华人移民中的一员。

“当时,总感觉我们和中国有某种联系,但谁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巴里·世英说,“温瑟姆进行了大量研究,终于找到了我们现在所知道的那些信息。”

“200年来,华人对澳大利亚的付出与澳大利亚其他族裔的付出是同样的。”澳华历史博物馆主席区镇标说,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华人的历史文化,了解华人对澳大利亚的贡献。

位于博物馆地下一层的“淘金展馆”,生动地再现了百年前淘金热这一段历史。一幕幕真实的生活场景,如1857年的香港港口,漂洋过海而来的汽船,阿张卖店里的粤式食物,关公庙里的求签,矿区帐篷剧场的粤剧演出,让参观者身临其境,感受到当年华人矿工筚路蓝缕的生存状态。

  博物馆建立之初,主要依靠捐赠物品,馆藏单薄。之后的数十年间,来自家庭、组织、公司的捐赠源源不断,藏品逐渐丰富,目前,共收藏8000余件展品,用于记录、收集、保存和研究华人及其后代在澳大利亚的历史文化以及中澳关系形成的历史渊源。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只身一人远渡重洋,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来到澳大利亚之后,麦世英很快熟悉了这个陌生的国家,并扎根下来。

温瑟姆·多伊尔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研究麦世英和他的家族,但历史久远加之当年条件所限,很多资料都已散失,现在甚至无法找到一张麦世英的照片。从博物馆到图书馆,从报纸书籍到政府档案,温瑟姆·多伊尔只能一点一点地挖掘和整理搜集到的每一份资料。

如今,澳华历史博物馆已成为墨尔本唐人街的著名景点,每年都要接待数万名游客,成为当地人了解中华文化的重要窗口。

王兴乡说,200年来,华人对澳大利亚的付出与其他族裔是相同的。缘于华人数量和影响力的增加,建立一间华人博物馆的想法得到多方认可。1982年,维州旅游局刚成立,局长Don Dunstan极力倡导文化多元性,提出对唐人街的系统开发和保护建议,得到墨尔本市政府、维州政府和华人社区的响应。维州政府拿出一座建筑--原来是剧场的仓库和后台,翻修成为如今的澳华历史博物馆。1985年11月,维多利亚州成立150周年之际,澳华历史博物馆首次对外开放。从那时起,王兴乡就成了博物馆的志愿者,一直做到现在。

  位于博物馆一楼的龙馆,格外引人注目,这里收藏着墨尔本主要的三代游行龙:爷爷龙、大龙及千禧龙。历经数十年的沧桑,它们见证着当地华人与祖籍国的情感。特别是被当作镇馆之宝的、长64米的千禧龙,是全世界最大的游行龙,一年只在农历春节和墨尔本蒙巴节离开博物馆巡游。这条龙,是王兴乡专门到佛山定做的。

本文由联系我们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就浓缩在位于墨尔本的澳华历史博物馆这一座小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