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公司2015年4-12月份煤炭产量增长9.1%,煤价下行显现供需过剩情况

印度火电企业供需形势发生戏剧性变化,短期之内该国不太可能增加煤炭进口量。

4-12月印度煤炭公司产销量双升

2019年下半年,动力煤市场或将面对产区供应稳步增加,进口量三季度宽松四季度紧张情况,下游电力需求继续回落,并且火电需求被水电等清洁能源替代明显,再加中游港口高库存,下游电厂高库存、日耗低增长等因素共同作用,夏天旺季行情可能落空,煤价或将承压,四季度可能受到进口煤限制政策影响而短期坚挺,但难改供需宽松的基本格局。

印度mjunction服务平台发布报告显示,2018-19财年前9个月(4-12月份),印度煤炭进口量为1.7181亿吨,较上年同期的1.61亿吨增长6.7%。

由于火电厂煤炭库存过剩,且用电设备的负荷系数较低,在60%~65%之间,煤炭生产商印度煤炭有限公司本财年煤炭进口量恐难达到500万吨,将低于预期。

2016年1月1日,全球最大煤炭生产商印度煤炭公司(Coal India)发布报告显示,公司2015年4-12月份煤炭产量增长9.1%,销量增长近10%。

一、2018年末至今,煤价逆季节性周期走势较为明显。产区因矿难引发的安全检查笼罩19年上半年,致使供应侧驱动成为2019年上半年主导。

印度煤炭进口量增加,主要是由于印度政府正在考虑放宽实现10亿吨煤炭产量目标的时间表。

印度国内约10家发电厂已停止增加采购印度煤炭有限公司煤炭,这就迫使该煤炭生产企业在未完成月度和年度产量目标的情况下调整生产水平。

销量增长近10%

2018年末10月市场因冬季预期冲高之后,随着北方冬季真正来临,煤价旺季持续下跌。下游高库存、高日耗背景下,供应依然可以稳定保障,煤价下行显现供需过剩情况。这充分表明了我国煤炭产能和需求方面已经从16年因供给侧改革导致的紧平衡,转化为宽松状态。而随着19年新产能不断投产,供需宽松的格局将进一步确认。

mjunction是由印度钢铁管理公司(SAIL)和塔塔钢铁集团(Tata Steel)联合运营的在线购销平台。

印度煤炭有限公司董事长S Narsing Rao说:公司煤炭产量已经低于预期,加之需求减弱,实际产量与预期产量缺口势必要扩大。

2015年4-12月份,印度煤炭公司旗下八家子公司中,中部煤田有限公司(Central Coalfields)、东南煤田有限公司(South Eastern Coalfields)及默哈纳迪煤田有限公司(Mahanadi Coalfields)煤炭销量分别同比增长13.3%、11.9%及12.6%;东部煤田有限公司(Eastern Coalfields)销量为2700万吨,仅为销量目标的88%,同比微降0.4%;其余四家子公司煤炭销量也以平缓速度增长。

在此预期背景下,2019年初煤价低位振荡。但后期意外发生的矿难引发严峻的安全检查形势,再次引发了供应侧波澜。

不过,去年12月份,印度煤炭产量由上年同期的1877万吨下降至1725万吨。

他说:2月份煤炭库存为4,000万吨,这是理想水平,公司本计划增加供应量以满足承购目标,但由于多个省份电力需求下降且电厂煤炭库存满溢,抑制了火电企业增加煤炭采购量。

目前,印度电厂煤炭库存已达3100万吨,许多电厂由于存储区有限而难以额外采购煤炭。消息人士指出,印度拉贾斯坦邦、古吉拉特邦、马哈拉施特拉邦等地电力公司私下要求印度煤炭公司放缓供应。

2019年1月12日榆林百吉矿业发生特大矿难,造成21人死亡;2月23日内蒙银漫矿业再次发生特大安全生产事故,造成22人死亡。连续特大矿难事故引发安全生产关注度骤升,煤炭产区生产受到剧烈影响。

mjunction服务平台首席执行官维纳亚•瓦尔马(Vinaya Varma)在评价煤炭进口趋势时表示,由于国内煤企向电厂的供应量增加,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对进口煤的需求。

印度煤炭公司某高级官员称:电厂煤炭库存过多迫使公司的煤炭供应低于销量目标。但我们离销量目标仅差2.5%2015年4-12月份煤炭销量目标为3.99亿吨,实际销售3.89亿吨,差额约为1000万吨。

与此同时,2019年2月份开始我国对澳洲煤炭进口进行严查,导致澳洲进口煤受限。在短期风险因素和长期产需宽松博弈过程中,春节前后,全年需求最淡之期,产区煤价持续上涨,带动港口煤价走高,直至4月11日港口煤价达到2019年高点,期货交割基准品5500大卡动力煤报价640元/吨左右。

“随着电力行业库存情况改善,加之第四季度煤炭产量增加,进口需求可能低于前几个月。”他表示。

2015年12月份,印度煤炭公司销量目标为4820万吨,实际完成97%。

后矿难时期,产区生产受限情况下,遭遇需求低迷,供需双弱最终表现为随着价格上升,中下游库存持续走高,港口煤价涨势不及产区。在产区紧张涨价、到港倒挂的情况下,港口率先开始下跌。随后北方港现货价格持续走低直至6月中旬。迎峰度夏预期落空,旺季之前再陷跌势,逆季节性周期情况继续上演。

12月份,印度非炼焦煤进口量为1252万吨,较11月份的1301万吨下降3.77%。当月,印度炼焦煤进口量为372万吨,低于11月份的375万吨。

印度中央电力局(Central Electricity Authority)数据显示,印度各电厂存储的3100万吨煤炭中,2900万吨由印度煤炭公司供应,其余200万吨为进口动力煤。随着印度煤炭公司产量增加,预计电厂将逐渐减少煤炭进口量。

二、煤炭行情受到供给端决定的情况,在5月后逐步转为需求端因素占主导。后期如何演绎需进一步关注供需平衡移动情况。

mjunction平台初步整理的数据显示,2018年12月份,印度31个港口煤炭进口量较11月份下降3.88%。

产量增长9.1%

1.国内原煤生产端一路坎坷,但总量仍大幅增长,预计后期还以稳定增加为主。

此前,印度煤炭部长尤什•戈亚尔(Piyush Goyal)曾敦促国有企业减少煤炭进口,实现煤炭生产自给自足。

印度煤炭公司煤炭产量占印度总产量的80%。2014-15财年(截至2015年4月1日),该公司产煤4.94亿吨,较产量目标低3%;2015-16财年,印度政府为该公司设定了5.5亿吨的产量目标。

2019年以来产区供应端矿难频发,安全检查形势严峻,陕西春节后复产艰难,似乎生产大幅萎缩。但我们从全国原煤产量数据看来,2019年原煤产量依然稳步提升,甚至在3月和5月达到接近3%和超过5%的提升。这说明之前我们对煤炭产能比较充裕的判断是正确的。但是我们所了解的产区限产严重问题就不存在吗?

印度政府计划2019-20财年实现煤炭产量目标10亿吨,但正在考虑放宽实现这一产量目标的时间表。

本文由永乐高-国际象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公司2015年4-12月份煤炭产量增长9.1%,煤价下行显现供需过剩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