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我国煤炭产量和产能不断扩大,2011年吉尔吉斯采煤量达80万吨

Sarymsakov说:前苏联时期,吉尔吉斯全部城镇比如Sulyukta、Kok Yangak和Tash Komur的发展仅依赖煤炭开采,而随着苏联解体和国际贸易体系的瓦解,这些矿业城镇遭受重创,煤矿开采量降至30万吨/年。

哈萨克斯坦煤炭工业是哈萨克斯坦的传统产业,在国家经济发展中占有关键位置,是哈经济体系中的支柱产业之一。目前全国78%的电力和100%的焦炭化工生产依靠煤炭,市政供暖和居民生活仍离不开煤炭。 一、储量情况 哈煤资源储量排在中国、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南非和乌克兰之后,位列全球第八,占世界总储量的4%。全国烟煤矿和褐煤矿共有近400处,预测储量达1620亿吨,烟煤和无烟煤探明可采储量为310亿吨,次烟煤和褐煤探明可采储量为30亿吨,总计为340亿吨,占世界总储量的2.6%.其中的大部分煤田分布在哈萨克斯坦中部的卡拉干达州(卡拉干达、埃斯基巴斯图兹和舒巴尔科里煤田)和北部的巴甫洛达尔州(图尔盖煤田)。其中卡拉干达煤田储量93亿吨、图尔盖煤田58亿吨、埃斯基巴图兹煤田127亿吨。 哈萨克斯坦烟煤的主要产区是卡拉干达煤田、埃基巴斯图兹煤田等;褐煤的主要产区是图尔盖煤田和迈库边煤田。焦煤产地在卡拉干达,产量比重占该地区煤产量的55%。哈萨克斯坦的煤层赋存条件很好,2/3的煤炭储量埋藏深度在600米以内,可露天开采。哈萨克坦大型的采煤企业主要集中在巴甫洛达尔州和卡拉干达州,年生产能力可达1.46亿吨。 二、煤炭行业发展历史 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斯坦煤炭行业和其他行业一样经历了非常困难的时期。独立后第一年,1991年全国总产量为1.304亿吨,占前苏联总产量的20.7%,,拥有26个矿区和7个露天煤矿。27%的用于炼焦。随后的几年,由于各种原因,煤炭生产大幅下滑,行业内出现严重不景气。 1995—1998年哈萨克斯坦政府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对卡拉干达和埃斯基巴图兹国有大型煤矿进行私有化改造,吸引国内外投资者参与投资建设进程。著名的投资者包括:美国投资者Access Industrits Inc.(投资卡拉干达煤矿)和英籍印度商人Lakshmi Mittal(埃基斯巴斯图兹煤矿投资人)。经过私有化改造,哈萨克斯坦煤炭行业从1996年开始走出危机。 哈萨克斯坦大型国有煤矿通过引进外资,完成了私有化改造进程,通过提高管理水平、加大基础设施投入、优化矿井布局、关闭亏损企业等一系列措施,使改造后的煤炭企业完全走入了市场经济的轨道,降低了开采和管理成本,提高了企业在国内市场和独联体市场的竞争力。另一方面,由于外资的引入,有效建立起了“煤—金属”和“煤—电力”垂直化工业模式。保证了市场稳定和经济效益。 三、煤炭行业现状 根据哈能矿部统计,目前哈萨克斯坦煤炭领域有33家公司(5家外资公司,28家国内公司)。1996-2008年来煤炭公司总投资超过35亿美元。哈国大型煤炭企业包括: 1、ТОО“Bogatyr Akses Komir”(占全国采煤量44%),简称“BАК”公司,是美国Access Industrits Inc.的子公司,主营埃斯基巴斯图兹煤田的“Bogatyr”和“Severny”露天煤矿,每年产量的一半出口俄罗斯。根据该公司对外公布的数据,2006年煤产量为4100万吨,2008年为4600万吨。2008向俄罗斯出口2100万吨,同比增长30%。 1985年至1990年间埃斯基巴斯图兹年产煤量曾达到创历史的7880—8860万吨,其中4370万吨用于满足国内市场,4000万吨出口俄罗斯。 根据对未来需求的预测,到2015年以前该公司煤产量将恢复到年产6700—7200万吨的水平,其中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需求量分别为3500万吨和3700万吨。 2、欧亚能源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占全国采煤量19%) , 拥有“Vostochny”露天煤矿,年开采量为1600万吨。该公司参照国际标准进行管理,获得IS09000和14000质量管理认证,是环保工作最佳的公司。 3、ОАО“Mittal Still Temirtal”(占全国采煤量12%),该公司是哈萨克斯坦全国唯一的钢铁联合企业的一个分属部门,拥有位于卡拉干达煤田的8个煤矿。2006年实现产煤1154万吨,其中出口俄罗斯250万吨。2007年实现产量1300万吨,实现利润3000万美元。 4、哈萨克斯坦铜业集团的“Borly”煤炭局(占全国采煤量8.7%)。 5、TOO“Maikuben-vest”(占全国采煤量4%)。 上述公司合计煤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87.7%。 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累计产煤16亿吨。预计2009年煤产量为1.25亿吨,2010年为1.39亿吨,2015年以前年产量将稳定在1.2亿—1.3亿吨。据统计,哈萨克斯坦露天煤矿可采储量为4亿吨。 四、煤炭出口和矿产开采税率 哈萨克斯坦煤不仅可以作为工业发电的强力支撑,而且还有大量出口,对俄罗斯的出口占出口量的90%.哈萨克斯坦2007年出口煤2604万吨,2008年出口煤3296万吨,同比增长26.6%;2007年煤出口额为5.218亿美元,2008年为8.422亿美元,同比增长61.4%. 哈萨克斯坦煤炭出口税为0%. 哈萨克斯坦2008年11月议会通过的新税法规定,烟煤、褐煤和油页岩的矿产开采税率为0%,但用于出口的烟煤的矿产开采税率为2.51%. 五、中哈开展煤炭领域合作的建议 哈萨克斯坦煤矿资源储量丰富,开发潜力大,扩大和深化中哈两国在该领域的合作不仅符合中国的利益,同时也将大大促进哈国经济的发展。 加强交流和相互了解非常重要。近十年来,我国在煤矿工业领域发展迅速,在工艺技术的研究设计以及设备制造等方面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且在价格方面与欧美国家相比有很大的优势。而这一切哈萨克斯坦知之甚少。许多中国企业对哈企业的现状也了解不多。因此,加强交流和相互了解非常重要。一方面,中国专家需要到哈萨克斯坦实地考察,了解哈煤炭领域的现状和企业的具体情况。只有发现哈企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才能找到合作的突破口。另一方面,邀请哈专家到中国参观现代化矿业企业及研究机构,让他们认识到与中国同行的差距,相信我们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和诚意。 以设备供应为合作的起始点。哈萨克斯坦矿业企业普遍存在着设备严重老化的现象,一些矿业企业的设备还是苏联时期安装的,需要进行彻底的更新改造。中国现在制造的大型煤矿设备比较先进,在这方面完全能够有所作为。哈企业一旦采用了与西方国家的设备相比具有明显的性价比优势的中国设备,就为双方的进一步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采取多种合作形式,开拓哈煤矿资源市场。在具体的项目合作上,可根据合作对象的不同、项目的大小选择不同的合作方式,如合资、参股、补偿贸易或购买矿山开采权等。 加大政府的扶持力度。国家鼓励矿业企业“走出去”开发境外资源不能停留在口头上,而应有相应的鼓励、扶持政策。如增加对境外大型勘探项目的直接投资,建立矿产资源发展基金和风险投资基金等,并对在境外开展矿产资源投资合作的企业扩大信贷额度。

世界采矿大会国际组委会主席约瑟夫-杜宾斯基日前表示,根据2011年煤炭产量和煤炭储量比例分析,世界已探明煤炭储量可供开采112年。其中,美国已探明煤炭储量可开采240年,俄罗斯超过470年,而中国只有33年。 近年来,我国煤炭产量和产能不断扩大,平均每年增量达2亿吨左右。2011年,我国煤炭产量为35.2亿吨,2012年尽管煤炭市场不景气,我国煤炭生产总量增速有所回落,但仍达36.6亿吨。据2013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煤炭消费量为1873.3百万吨油当量,同比增长6.1%,在全球煤炭消费总量中的比例首次超过50%,达到50.2%。 据预测,2015年、2020年我国煤炭需求量将分别达到37-39亿吨、39-44亿吨。专家指出,资源有限,但我国煤炭产量已经大大超出其在资源、技术、环境、安全等各方面所承载的极限能力。 产能急剧扩张带来隐患重重 长期以来,我国开发煤炭资源过程存在采富弃贫现象,特别是部分小煤矿乱采乱掘,严重破坏了资源赋存状况,造成的资源浪费惊人。有数据显示,1980年至2000年间,煤炭资源浪费就高达280亿吨。记者同时从部分兼并重组后的小煤矿了解到,其过度生产现象仍在持续,并未彻底淘汰落后产能。 我国采煤对地下水造成了巨大破坏。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因采煤破坏地下水资源超过20亿立方米,若《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发展目标全部实现,到2015年,14个煤炭基地采煤需水量将达66.47亿立方米。国际能源署(IEA)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2012》指出,2035年,中国由能源生产导致的水资源消耗将比2010年增长83%,其中煤炭生产和消费是水资源消耗的主要因素。 专家介绍,每开采万吨煤炭造成的土地塌陷面积达0.267公顷,截至2011年底,全国井工煤矿采煤沉陷损毁土地面积已达100万公顷。另外,煤炭资源开采引起地表沉陷、积水、村庄搬迁,加剧了人地矛盾。仅五大平原煤炭基地中的两淮基地和鲁西基地的搬迁人数就超过了三峡移民130多万的总数。 尽管2012年我国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下降至0.374,但与先进采煤国家0.03甚至0的百万吨死亡率相比,差距依旧很大。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我国不少煤矿,包括很多国有重点煤矿,安全投入不足,矿井抗灾能力弱,安全隐患严重。据进一步了解到,我国近一半以上矿井生产环境达不到国家规定的指标。 同时,煤炭开采、加工、转换和利用过程,产生大量的废气、废渣、废水,严重污染环境。 “煤炭产能建设的急剧扩张,及由此带来的资源、环境、安全、科技压力隐患,必须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副研究员刘虹表示。 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和平指出:“目前中国煤炭开发能达到安全、绿色、高效三方面基本要求的全部产能,仅有11亿吨左右。” 总量控制需以科学产能为准 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曾表示,“十二五”期间煤炭产能过剩的压力非常大,煤炭产量在未来必须要有限度,要考虑对煤炭产量实施总量控制,科学规划产能。 针对煤炭大规模生产产生的问题,钱鸣高院士首先提出了科学产能的概念:在持续发展的储量条件下,具有与环境容量相匹配的安全和保护环境的技术,将资源最大限度高效采出的能力。近年来,科学产能的思想内涵也不断丰富,科学产能要实现绿色、安全、高效开采。 专家表示,由于我国大部分煤炭资源富集在环境承受能力弱、水资源短缺地区,并随着开采深度的加深,引发的问题日益严重。频繁发生的煤矿事故、地下水破坏、环境污染、植被破坏等现象,已经严重影响煤炭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受资源丰蕴程度、地质开采条件、自然灾害、生态环境、水资源、经济等六个方面的条件制约,未来一段时期我国煤炭每年科学产能规模按保守估计只为38亿吨左右。 为保障煤炭工业健康发展,避免开采规模失控,亟需加快发展方式的转变。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表示,煤炭行业应树立科学产能理念,维护煤炭总量基本平衡。科学合理确定产能规模和资源开发强度,既要保障国民经济发展所需煤炭供应,又要防止煤炭产量严重过剩,以更少的资源消耗和有效的供给支撑国民经济和社会健康发展。 此外,国务院近期印发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业内人士表示,这将对煤炭工业发展产生新的影响。11月4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谢克昌院士在中国工程院与英国皇家工程院共同举办的中英PM2.5与雾霾污染防治研讨会上指出,高耗能、重污染产业增长速度过快等因素是我国大气污染产生的主要原因。他认为,要彻底解决大气污染问题,要努力推动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革命。并指出,在能源消费方面,要大力推进煤炭等化石能源节能减排的长效机制。

Gosgeologiya首席专家Ashimbek Sarymsakov称,吉尔吉斯煤藏丰富,分布在全国各地区,探明煤炭储量超过10亿吨,如果把尚未探明的储量也计算进去,煤炭总储量达57亿吨。

本文由永乐高-国际象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我国煤炭产量和产能不断扩大,2011年吉尔吉斯采煤量达80万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