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由于世界能源系统的电力化趋势迅猛,情景假定政府政策、技术和社会偏好的演变方式及速度将与过去类似

DNV GL近日发布《能源转型展望》报告指出,世界能源需求将从2030年开始进入稳定阶段。

“从公司角度来说,我们深刻面临着来自能源价值链的每个环节发生的巨变,对于我们的客户和我们自身而言,了解这些变化的本质和节奏是至关重要的。”DNV GL 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艾瑞民(Remi Eriksen)表示。“我们报告中总结的深度变化对于新老能源公司都有着深远的意义。最终,创新的意愿和快速行动的能力将决定谁能在瞬息万变的能源世界里依旧保持竞争力。”

世界能源格局的转变不会带来每年总体能源开支的大幅上涨,从直观对比来看,世界能源开支占全球 GDP 的比重将从目前的5%下降至3%。太阳光伏和风能的成本将在产能翻倍的情况下分别下降18%和16%。尽管在当前油价较低的环境下,油气行业的反响令人印象深刻,但可再生能源将以更快的速度提升成本绩效,并从学习曲线效应中获益。电动汽车将在2022年实现与传统内燃机汽车在成本上的平起平坐,到2033年,全球销售的新式轻型汽车将有一半是电动汽车。

发展中经济体对能源需求的快速增长将推动全球能源需求增加三分之一。

报告还认为,全球能源格局的变化不会带来每年总体能源开支的大幅上涨。目前,全球能源开支占GDP的比重为5%,未来总体呈下降趋势。

世界正迈向一大转折点,随着更广泛的电力应用带来的能效提升,能源需求将从2030年起达到稳定。能源供应面临快速的去碳化,可再生能源比例有望在2050年达到能源结构的近一半,而天然气将成为最大的单一能量来源。这是 DNV GL 首次发布的《能源转型展望》报告中的结论,该报告绘制了本世纪中叶世界能源的前景。

世界正迈向一大转折点,随着更广泛的电力应用带来的能效提升,能源需求将从2030年起达到稳定。能源供应面临快速的去碳化,可再生能源比例有望在2050年达到能源结构的近一半,而天然气将成为最大的单一能量来源。这是 DNV GL 首次发布的《能源转型展望》报告中的结论,该报告绘制了本世纪中叶世界能源的前景。

中国相关数据:到2040年中国将占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24%,占全球净增长量的27%。

报告认为,电力化及可再生能源的兴起,将改变能源供应和消费的方式。由于全球经济和世界人口将温和增长,能源需求将趋于平稳,二氧化碳排放未来或将迅速下降。

从历史上看,能源需求和二氧化碳排放在很大程度上与 GDP 和人口增长同步,但是这种关联将有望脱离。电力化特别是可再生能源的兴起,将改变能源供应和消费的方式。由于全球经济和世界人口将温和增长,能源需求得以平抑,二氧化碳排放将迅速下降。

作为服务可再生能源和油气行业的独立的质量保障与风险管理公司,DNV GL 在提供能源转变的平衡分析方面享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石油和天然气占据世界能源半壁河山。

中国金融信息网援引报告预计,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与化石燃料在能源结构中将平分秋色。石油供应在2020到2028年期间趋于平稳,之后随着电动汽车的发展将迅速回落,并在2034年被天然气超越。天然气供应将在2035年达到顶峰,在2034年超过石油成为最大的单一能源来源。电动汽车将在2022年实现与传统内燃机汽车在成本上的平起平坐,到2033年,全球销售的新式轻型汽车将有一半是电动汽车。

“即便能源需求放缓、排放减半,我们的模型仍指向了高于2摄氏度的碳排放预算。这应该为政府和能源行业的决策者敲响警钟。过去,行业已经采取了大胆的行动,然而步子还需要迈得更大一些”,艾瑞民认为。

DNV GL 预测,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与化石燃料在能源结构中将平分秋色。风能和光伏将推动可再生能源的持续扩张,同时天然气将在2034年超过石油成为最大的单一能源来源。石油作为供热和电力来源的地位将不保,在2020至2028年期间趋势放缓,之后随着电动汽车的发展将迅速回落。煤炭使用已经达到顶峰。

2040年之前的这个时期,一个关键的不确定因素是电动汽车销售的增长速度。为评估这种不确定因素的重要性,《展望》还探讨了全球自2040年起禁售内燃机汽车的情景。与“渐进转型”情景相比,该情景下每天的液体燃料需求量将会减少约1000万桶;但即便如此,“内燃机禁令”情景中2040年的石油需求量仍高于2016年。

--可再生能源将继续增长,到2050年接近全球能源供应的一半,届时与能源有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减半

即便能源需求放缓、排放减半,DNV GL的模型仍指向了高于2摄氏度的碳排放预算。因为过去行业已经采取了大胆的行动,然而DNV GL认为步子还需要迈得更大一些。

燃料分析

--石油供应在2020到2028年期间会有所平抑,之后快速回落,并在2034年被天然气超越

从公司角度来说,深刻面临着来自能源价值链的每个环节发生的巨变,对于客户和自身而言,了解这些变化的本质和节奏是至关重要的。DNV GL 集团报告中总结的深度变化对于新老能源公司都有着深远的意义。最终,创新的意愿和快速行动的能力将决定谁能在瞬息万变的能源世界里依旧保持竞争力。

尽管交通运输需求总量将增长超过一倍,但交通运输对能源的需求量仅增长25%,由此说明车辆效率将快速提升。尽管替代燃料越来越普及,交通运输业仍会以石油为主导。

这些结论摘自全球版《能源转型展望》。除了主报告外,还有三份针对行业的增补版本,其中油气版本与可再生能源、电力和能源使用版本将在本周发布;今年晚些时候将发布海事版本。这些报告将更为深入地审视各领域将会出现的能源转型后果,并且为每个行业指明了未来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能源转型展望》报告指出,虽然能效提升而且对于化石燃料的依存度降低,全球温度仍将升高2.5摄氏度,导致没能实现2015年巴黎协议的目标。

包括燃料的燃烧和非燃烧使用在内,工业能源需求约占能源消费增长的一半。

--天然气供应将在2035年达到顶峰,但到本世纪中叶仍将是最大的单一能源来源

这些结论摘自全球版《能源转型展望》。除了主报告外,还有三份针对行业的增补版本,其中油气版本与可再生能源、电力和能源使用版本将在本周发布;今年晚些时候将发布海事版本。这些报告将更为深入地审视各领域将会出现的能源转型后果,并且为每个行业指明了未来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中国正值能源低碳转型的关键时期,”BP中国区总裁杨筱萍指出,“我们希望借助BP进入中国45年来累积的深厚行业经验以及全球领先的技术专长,继续积极参与并助力中国加速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的全面建设。”

《能源转型展望》报告指出,虽然能效提升而且对于化石燃料的依存度降低,全球温度仍将升高2.5摄氏度,导致2015年巴黎协议的目标流产。

从历史上看,能源需求和二氧化碳排放在很大程度上与 GDP 和人口增长同步,但是这种关联将有望脱离。电力化特别是可再生能源的兴起,将改变能源供应和消费的方式。由于全球经济和世界人口将温和增长,能源需求得以平抑,二氧化碳排放将迅速下降。

所有能源消费增长都出现在快速增长的发展中经济体:到2040年,中国和印度将会占据全球能源需求增长的半壁河山。在此期间,随着中国向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模式过渡,其能源增长将会放缓。印度的需求增长放缓并不明显,该国将在21世纪30年代初超越中国,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能源市场。在《展望》期末,非洲在推动能源需求方面也会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2035年至2040年其对全球需求增长的贡献率将高于中国。

本文由永乐高-国际组织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由于世界能源系统的电力化趋势迅猛,情景假定政府政策、技术和社会偏好的演变方式及速度将与过去类似